行业动态 | 2017-12-15 浅析中国传统文化与标志设计的融合

摘要 :传统文化是人类历史和文化长期发展过程中的积淀,而现代标志则凭着各具个性的恒态形象承载着政事、商事、社会文化各个方面的信息。将我国传统文化元素融入现代标志设计中,将会使现代设计拥有更为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关键词 :标志设计 传统文化 图形艺术 
   
  一、标志与标志设计 
   
  标志,从存在形式上来说,是一种具有意义的视觉标记符号。其来源可追溯到远古时期部落族群的图腾崇拜,如女娲氏族以蛇为图腾,夏禹的祖先以黄熊为图腾。这种以本族群图腾符号崇拜区别于他族群的群体心理认同方式,体现了标志形成初始的目的,意义内核是聚集族内共同的性格取向,构筑集体向心力。 
  在当代,标志已经成为具有广泛视觉意义的大众传播符号,特别是信息社会和读图时代的到来,更为标志在社会语境中的视觉地位作了进一步的确定。它以精练的图形表达一定的涵义,并借助人们共有的符号认知系统,识别、判断和传达有效信息。其承担的视觉价值和社会意义在当下的社会活动中是明显可见的。因此,标志设计在视觉功能实现和信息传达中日益凸显出其重要的地位。 
  标志设计是一项视觉范畴的艺术活动,同其他事物一样,它也有着自身独立的特征和原则。首先,标志的最终目的是识别,因此,识别性是标志设计贯穿始终的理念原则。这种功能要求,决定了标志设计必须以人们普遍的认知和共同约定为平台,它包括时空关系的超越、民族心理的把握、地域差异的综合,这是标志设计的思想定位,也是对设计者能力和素质的要求。其次,物皆有时,标志设计所体现出的形式和特点,都应具有时代的审美特征。人类社会的演进、文化特征的流变、艺术审美思潮的发展,以及雅俗观念的交替都制约了标志设计的形式取向。形式美的法则,固然是艺术设计的关键所在,造型简练、创意独到、定位准确、突出视觉冲击力等,是标志设计中不可或缺的设计原则,但当代的审美,人们已不能满足于功能性的基本需求,精神价值需求的提升,在标志设计中不可回避地对设计思想提出了新的要求。 
  “越是民族的,则越是世界的”。民族性,传统性,在标志设计中成为了一种提高设计能量,增加精神附加值的设计手段。传统文化是在人类历史过程中积淀和积累的结晶,是人类的精神依托和情感归宿。因此,在标志设计中,将传统文化特质作为设计的视觉元素,是从内在精神体验中,对受众视觉心理的把握;是从人性的角度,对视觉大众的亲和;是标志设计中行之有效的应用手段。 
   
  二、传统文化的价值 
   
  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各种思想文化、观念形态的总体表征。它包含了民族心理素质、风俗习惯乃至人们的思维、行为、生活方式等等,是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渗透、激荡、吸收、融合,共同的熔铸。人类文化史留下了无数符号性的视觉元素为当代视觉传达引以为用,然而,设计并非是对传统的简单复制和延续,而是对文化内核的理解和消化并加以发挥和引申。传统图形符号是经过漫长的历史凝练后逐步形成的,传统思想总是把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借用某一具体的形象,并通过对形象的主观加工,来表达一种情绪、思想和观念。因此,传统的人物、植物、动物、图腾符号标记以及一些约定俗成的图像元素,无不呈现出深远的民族内在思想,体现出先民寄予的情感愿望。如古代传说中的玄鸟又称作凤凰,喻为吉祥、幸福;太平中国结图形象征喜庆、团圆;圆形方空钱寓意富足、安泰;太极图中的阴阳回转、青铜器纹饰的抽象多义、印章表现形式的虚实轻重构成关系等等都是民族文化的传统视觉意义和思想价值体现。 
  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在标志设计中的意义在于有效地进行价值转换,并形成适合于当代审美取向的观念体系。并以此召唤深植于人们内心的民族意识和情感需求。 
  在现代标志设计中运用中国传统图形,以现代构成原理对具有民族形式特征的图形元素进行解构后重新组合,无疑将会以鲜明的民族风格更直观地起到传播信息、沟通文化的作用。如中国历史博物馆标志,是以商代青铜器司母戊大方鼎为外形,构成英文字母“H”(History的缩写),体现了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价值:承秉历史,构筑未来。而中国联通的标志则运用传统的中国结为设计原点,中国结是幸福安康的象征,体现了人们追求“真、善、美”的愿望,与联通的名称同出一辙。透过传统造型艺术的历史延伸脉络,在新技术与新观念的冲击下不断地更新拓展,其结果必然是精神内涵与民族历史相沟通,形成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标志设计特色,使民族文化的灵魂在现代标志设计中得以延伸与承传。
三、将传统文化融合于当代标志设计 
   
  将我国传统文化应用到标志设计中,是设计出具有主张性、民族性、时代性和国际性的现代标志的关键。当然这种应用并不是对传统的一些图形进行复制,而是应该去充分认识和了解传统图形,并在此基础上挖掘和改造传统图形。传统图形是根植于中国民族性、地域性的传统艺术渊源中的,它们与现代图形的造型方式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中国传统图形主要注重的是实形或称为正形的完整性与装饰性,关注形与形之间的呼应、礼让和穿插关系,在组构时大多遵循追求对称、均齐的造型,如由黑白两个鱼形纹组成的中国最原始、最基本的吉祥图形等等。 
  不论是古人还是现代人,对美好的事物都一样心存向往。人们文化意识和形态哲学观念的体现是古人对自然规律的总结,它体现了中国人对吉祥幸福的向往,所以传统图形背后的吉祥意味同样也适宜沿用在现代标志的设计之中。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的标志是以“凤、太阳、火”图腾元素抽象组合构成的,标志是针对楚人的先民以凤为图腾,凤又是祝融楚人的先祖的化身,因祝融部落依附于夏,夏人崇奉炎帝,“炎帝者,太阳也。”日中有火。祝融部落崇火尊凤的原始农业文化,是楚人最为典故的神话传说。标志创意设计对此神话传说加以重构,从而体现湖北省炎黄文化的特征。所以,将约定俗成并已在中国民众心中形成共识的传统图形的“意”沿用到标志所属公司的固有的内涵之中,从而延展出更新、更深层次的精神理念,使其更具有文化性与社会性,这也是标志设计的一种很好的方法。 
  要注意的是,将传统图形与标志设计相结合时,应该避免拿来主义。传统图形值得学习的方面诸如实用中的科学性、结构设计的合理性、技巧的高明性、题材的丰富性、形式的多样性都将给现代标志设计以美感和生机,极大地丰富了现代标志设计的艺术语言和思想内涵,但应用传统图形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并不意味着拘泥于几千年传统的襁褓,而是对中国传统造型艺术做一个深层次的形、意、神的传承,把人的情感赋予物的形式,借物抒情,“以形写意”“形神兼备”。中国人对艺术的表现形式重“传神”而不是“写实”。在中国一些传统图形符号的背后,往往蕴含着更深层的象征意义,这些意义最初大多源于自然崇拜和宗教崇拜,进而衍生出期盼“生命繁衍、富贵康乐、祛灾除祸”等吉祥象征意义。因此,在标志设计中,我们要把传统情结的某些特点形象化地融合到现代标志设计中去,造就富有民族特色的,与现代生活相适应的新的形象来表达时代感,使之完全超越或跳出原有的模式,一种精神、一种气质重新植入到现代生活中去。 
  另外,在传统图形艺术中并非所有的内容都是好的。中国传统图形艺术萌发于人类童年时期,成长和发展于漫长的封建社会。所以它也有着从封建社会的母胎中带出来的印记,一些传统图形也存在有迷信和落后的糟粕成分。因此,要将传统图形艺术运用到现代的标志设计之中,就应该本着科学求实的态度,去伪存真,让其具有民族性、现实性的一面得以弘扬光大。 
  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宝贵财富,也是我们取之不尽的源泉。在标志设计中,我们应该倡导民族文化和先进文化,追根寻源,把握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将其融入到标志设计中来,使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在现代设计中得以延伸发展。作为设计师,我们要让传统图形成为标志设计的一个新创意点和启发点,设计出具有中国文化韵味和民族根基的、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现代标志。 
三公游戏平台代理